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 >

83年属什么+1983属什么

2017-02-16 消息来源:

李乐这时候从床上坐了起来,搂着被子,一脸坏笑,说,惨啦,傻瓜要失恋了。欲想重新得回美人心,我这里有锦囊妙计。可是你那么不好,真不想帮你。而且我也不想背叛火火姐。

  我一听似乎感觉到火火有什么话对她说了,忙问,李乐,火火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李乐调皮地眨了一下眼,说,有。

  我仿佛看到了希望,迫切想从火火的话里面知道她的想法。我问,说什么了啊?

  李乐又躺下,看着天花板,仿佛我不在身边似的,说,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等到时候你自然明白了。

  我一听她这话真想扑到床上把她捏成猪八戒,这简直是在蔑视我的智商。

  我转身想走,李乐却说,不想让火火回来了吗?

  我实在不想答理她了,说,我自己来吧。

  她嘻嘻笑道,你呀,一点耐心也没有。反正你也没有工作了,陪我逛街去吧,我肯定有让火火姐回来的办法。

  我就知道她有阴谋,我说,你以为我闲得没事做啊,自己玩去吧。

  说完回到猴子屋,打开手机,给火火拨了一个电话,结果在通话中。再拨还是在通话中,估计火火把我的号码放她手机防火墙的黑名单里面了。不管我怎么打,她那里一点反应也没有。心里很郁闷,就发了一条短信,说,老婆,回来吧,信我看到了。我肯定痛改前非。

  可是火火没回短信。我有点害怕了。此前我给火火打电话,我打过去超不过三秒她就能接听。现在却连电话也不接了。真让人悲伤。

  反正我也没工作了,我去火火家找她算了。但是转念一想,火火家人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两个人回家不对到周末或者假期,而且还不是一块回来的,肯定能想到出问题了。假如一知道事情的经过,我还不自挂东南枝,死了算了。

  洗衣粉从床底下爬出来,似乎是饿了。

  我看着洗衣粉,心潮起伏。狗啊狗啊,你多爽啊,在大马路上见一个顺眼的母狗,就可以上去就非礼,也没其它狗告你。真是优哉游哉啊。

  这时候李乐从床上起来了,哼着歌进洗手间去了。

  我实在没办法了,就站到洗手间门口,没脸没皮地对正在刷牙的李乐说,乐乐,逛街去不?

  李乐满嘴牙膏沫,好像临死之人吐的白沫似的,她瞪了一下眼睛,说,你叫我乐乐的时候怎么这么猥琐?

  胖子把我送到家之后,雨还没停。我问他上去坐坐不。他看了一下表说,都他妈快十一点了,下次吧。又下这么大雨。况且我下午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