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 >

梦见乌龟是什么意思+梦见小孩

2017-02-16 消息来源:

我狂晕,我叫香皂你就给一只狗取个名字叫洗衣粉。我恨不得上去掐死李乐。又怕掐死她得偿命,照顾不了火火了。怒火中烧,在意念里把李乐糟蹋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乌黑的云层依旧覆盖在城市上空,大雨倾盆而下,劈里啪啦地砸到窗户上,而一只叫洗衣粉的狗就这样意外地闯入了我的生活,在我的生命中扮演了不可缺少的角色。而我更未料到,区区一条此刻我还未看到的狗,竟然让我哭笑不得,又气又爱,直到对它感恩戴德……

  我心里又骂了两遍胖子,送什么不好,非得送只狗。

  又看了看李乐兴奋的脸,莫非她**的时候笑得也这么春风得意。

  我说,李乐等你走了,我就把狗炖了吃了。

  李乐看了看火火,说,火火姐,香皂老不正经了,她要把洗衣粉吃了。

  天啊,幸好现在三个人都直到洗衣粉是条狗。否则放在大街上说这句话被人听到,我岂不是被当成神经病人一个了么,说不定还有说,你看你们怎么把神经病都带出来了,看好他,别老让他吃洗衣粉。

  我看了看火火,我说,老婆,取个其他的名字成不。

  火火一笑嫣然,说,我也好喜欢这个名字呢。就叫洗衣粉了。不改了。

  说完,火火就弄了些面粉,开始做汤了。还加了些香油。看得我心里醋意大

  我瞪了她一眼,说,你穿得一身夜行衣想装女贼啊。

  她伸手打了我一下,说,没正经的,我参加你葬礼去了!

  李大棍身体抖了一下,仿佛李乐没打我身上,打他身上了。

  我说,呸!老咒我!改天真死给你看,变成鬼缠着你!

  她打开钱包拿出一百块钱递给我说,这是我的钱,有利息的啊,最好早点还!

  我顺手把钱给了李大棍,李大棍小心翼翼地对着小区的路灯照了照,又把钱叠了叠,放到了兜里。

  看他那认真的样子,似乎要把这一百块钱收藏起来。

  他找给我钱,还附加了一张纸,说,兄弟,这是我名片,以后用车说一声啊,随叫随到!

  我收好钱,说,行!以后便宜点啊!你这太他妈贵!

  他不好意思笑了笑,说,以后对你肯定按照正常里程给你计费啊!

  我一听他这话,差点想上去把他掐死,然后把钱抢回来。

  他一屁股坐上车,又回头看了李乐一眼说兄弟我走了啊!一溜烟开走了。

  李乐说,那人好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