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 >

历史小说阅读网+手机阅读小说

2017-02-27 消息来源:

卫笙牵了牵唇角,双手抱胸陷入了沙发,敢砸********孙子的买卖,您最近是打了鸡血了。

  刘建仁这会虽然有种身份被搬上台面儿给人造成巨大心里阴影面积的快感,但是他却没有往常来的嚣张跋扈,因为他在观察卫笙。

  小小年纪她哪来的这样摄人的魄力和一身的匪气。是的,匪气,他觉得她在明目张胆的抢劫,但所开出的条件细细想来又让对方很划算 ,要知道他们现在算是身无分文,厂子刚刚被砸设备还要重置,不然刚进的货无法加工换不出钱来。

  在这种身无分文的情况之下她敢提出这样的条件,又敢开出这样的条件,这需要多大的魄力。

  起码他刘建仁办不出来,也想不出来。

  54.第54章 空手套白狼(2)

  我答应。刘建仁的身份不但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成了骆驼心中的保障。

  张彪的点头,令在场除了卫笙外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个一开始看做毫无可行性的条件竟然真的成功了。张彪愿意将一个有五十台机器在虎台县数一数二的塑料厂以分文不收起码前期 分文不收的形式转让给卫笙。

  而他自己只占这其中百分之五的股份。

  小刘和孙鸣觉得不可思议,这事要换做以前他们觉得是天方夜谭,而现在他们终于懂得为什么人家能当老板,而他们自己却只能给人打 工了。

  事实上卫笙谈的条件他们大半没有听懂,什么欠的款子,什么百分之五的股份,他们全没听懂,但却知道张彪把厂子卖给自家老板了, 不用给钱,以后按月或者按年给他钱。

  原来人家生意人都是这么谈买卖的。

  但在我答应之前,有些话必须说清楚。你刚做这行可能有些事不知道,塑料加工虽然收益看着可观,但我的厂子每年账面收入不会超 过百分之三十,拖欠款子是平常事,你要不回来还得继续供货,不然这款子可能就打水漂了,到最后可能就越拖欠的越多。孙权贵欠我的钱 你别报太大希望,这样你还愿意应承刚才的条件。

  说完他又道,要是我没猜错,以孙权贵的为人答应收你们的货也肯定是压价了,这样利润或许会更低。而且市场价格需要稳定,私自 压价让别人知道了小心找你们的麻烦。

  张彪说这些话自然不是因为他突然长良心了,只因他担心卫笙年纪小,事情想的美,不清楚这行的难处,到了最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不履行或者不愿履行答应自己的事。

  所以他更愿意提前将事情摆明白,届时转让协议里也会白纸黑字,如果她现在反悔也来得及,自己五十台机器也不担心谋不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