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 >

邪恶首席之老婆哪里逃+神医娃娃穿时空

2017-02-27 消息来源:

合作愉快。卫笙径直起身,咧嘴伸出了手。

  张彪一怔,也知道她这是答应了。

  只略微犹豫了片刻,他就站起身握住了卫笙的手。

  与卫笙握过手,他又转身朝着从始至终未置一词的刘建仁伸出手,之前那事是我冒失了,刘少爷大人不计小人过。我那也是被逼急了 。

  今晚发生的一切,郑琦都看在眼里。

  她此刻对卫笙的印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张彪,这个养着她,供着她,追到她后只懂得欣赏她身体的男人在她的面前竟然被打了个无所遁形。

  她承认卫笙开始的方法很龌龊,让她恨不能一头撞死或者杀了她,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女孩有着非比寻常的胆量的魄力,那份气场可不是 她以前认识,或者她以为自己认识的卫笙。

  出了张彪的家门,刘建仁打发小刘和孙鸣先回厂子,言道有事要跟卫笙谈。

  在二人噔噔噔跑下楼后,他才与卫笙往楼下走。

  卫笙知道刘建仁有话要问,所以一直走在前面等他开口。

  下到二楼时,因二人的走路声轻巧所以感应灯忽然灭了。

  也就是这一瞬间,走在后面的刘建仁忽然发力拽住她的胳膊,在卫笙还未来得及惊呼出声之际一把将她抱起放在了楼梯间扶手的拐角上 。

  卫笙的屁股刚一占着扶手,就感觉一道身影背着月光压了上来。

  她猛地抬手捂住了嘴,刘建仁的嘴巴就狠狠亲在卫笙的手心上。

  干燥温热的掌心,略有些冰凉的唇瓣印在上面还反复碾压了两下。

  最终他吐出一口长气,缓缓收回了脑袋,但却已然以逼迫的姿势令卫笙坐在楼梯间的扶手上无法跳下来。

  你疯了。卫笙吃惊地道。因黑暗看不清他的脸,该死的感应灯也没有亮起来。

  呵呵。他沉着嗓子笑了笑,我肯定是疯了。说着后退一步,声音又带着以往的玩味说,你个小丫崽子屁大点年纪,看着张彪 和他二奶做那事儿就脸不红心不跳。我这肾上腺素还真有点扛不住了。

  卫笙跳下来照着他的小腿就来了一脚,控制好你的荷尔蒙。

  刘建仁迅速躲过得意地笑。

  可卫笙却转身朝楼下走去。

  刘建仁快步跟在她身后,我对你特别好奇,一次比一次好奇。我先前要找警察你说我无法无天,我看你这才叫强取豪夺。

  他又紧接着快速地说,你跟我说说,你小小年纪既喜欢赛车又敢当土匪,你怎么做到的。我看你做事就跟不怕死似的。

  此时二人走到一楼门前,月光如瀑布般折射在卫笙的脸上,她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会刘建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