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 >

艾格的拽王子+电子书免费阅读网

2017-02-27 消息来源:

就在刘建仁不明所以之际,她才缓缓开口,刘建仁,你怕死吗。

  刘建仁一怔,因为在他眼里卫笙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表情。

  怕。他也首次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卫笙却摇了摇头,我觉得人应该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从未真正的活过。

  这句话就仿佛带着某种异常的魔力,铛地一声直击在了刘建仁的胸口。

  他不明白卫笙小小年纪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慨,但他却莫名的被感染了,心口闷闷的。他回想自己这张扬跋扈耀武扬威走过的二十几年, 是否就像卫笙说的,没有真正的活过。

  他看着她被月光倾洒着,夹杂着难得温柔的小脸,心里的某一处就开始柔软起来。

  卫笙忽然低眉浅笑,仿佛是在自语般,我想真正的活一次,做我自己,只做我自己,做一切我想要做的事,你愿意帮我吗。

  刘建仁呆愣愣地点头。

  卫笙微笑着,抬头看他,那张片刻前还带着温柔笑意的小脸猛地就沉了下去,抬脚狠狠踢向刘建仁的小腿。

  在后者的抱腿痛呼声中幽幽地道,再想撒野,街边三十块钱玩到天亮,要是再敢到我这放肆就阉了你。说罢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55.第55章 扩张工厂,转学家宴

  第二天,刘建仁找专人做了份具有法律效应的协议,与张彪去做了公证。

  上面详细列出了卫笙所承诺的条件,以及张彪所要履行的义务,最重要的一条,也是张彪分毫不让的是,如果卫笙在两百万还清前未能 按月履行她所开出的条件,工厂将原样归还张彪。

  这是对他自己的一份保障。

  事实上在这份合约里张彪并没有什么义务,卫笙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再经手工厂的任何事宜,至于账目,公开透明随时可以查阅。

  张彪成了个不用再操心而按月伸手拿钱的闲人,并且正在逐渐领回自己被孙权贵拖欠的两百多万欠款。

  对于张彪来说这笔账目是合适的,卫笙有孙权贵这份单子长久地持续下去,每月打给他先前承诺的那笔钱并不是难事,最多就是她自己 在财政上吃紧一些。

  这就相当于她花了两百多万加上一份长期持久并且日后有望上涨的按月分红买了自己的厂子,只不过不是一次性付款,而是施行了分 期。

  至于卫笙,原本面临着的困境也算迎刃而解,这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她得到了五十台进口机器专业的老职工团队其中包括维修部门财务部门工厂厂房以及张彪以往那家专供他货虎台县大型废品塑 料出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