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生活 >

小说阅读网男生版+vip小说

2017-02-27 消息来源:

钱闯早先是做警察的,就是他单位的一个同事的父亲是经营一级工厂的,所以了解了这事打算辞职下海,这才拉上了父亲。

  在卫笙有限的了解中,只记得钱闯那个同事答应他们的货可以由他父亲的工厂收,而且不拖款,当场结算,只是每车要收一百块钱的抽 成。

  后来在塑料价格暴跌中,钱闯扔下了父亲卷款跑路,后来在南方发了财,而父亲却债务缠身跳楼自杀了。

  当然,此刻的钱闯是热情的开心的。

  他细心地抢过了杨立春和卫笙手中的行李,我来我来。我是老卫的好朋友钱闯,他应该跟你们提过。

  哦,是钱哥啊。杨立春知道这人,却是第一次见面不知道如何称呼。

  钱闯赶忙摆了摆手,嗨。我岁数比他小,嫂子叫我老弟就行。我车在外面了,你们长途跋涉的也累了,快快快,上车休息。

  他说着话就一马当先,提着行李朝前冲。

  那热情洋溢的周到劲儿,不难给人留下好感。

  他就是跟你一起做生意的那个老钱。杨立春在后面小声地问。

  卫解放点了点头,钱闯这人仗义,以前当警察的,在朝南也有些门道,这回多亏了他省去不少麻烦。

  杨立春了解地点了点头,心觉解放在朝南还真有些好朋友。

  她知道朝南市不小,面积非常大,一座城中桥隔开了桥南与桥北,一辆公交车从起点坐到终点要一个多小时,人家愿意大老远开车过来 等他们接他们,这都是情分。

  要是没有钱闯,他们一家三口指不定还得在哪等公交车呢。

  打车。在虎台县杨立春轻易都不舍得,别说来这朝南市了,看着出租车跳表她都得跟着心疼。

  所以对于杨立春来说,钱闯的接驾无疑是雪中送炭。

  走出车站,离老远就见到钱闯站在路边的老式捷达旁,一边冲着他们招手笑,一边将行李放进后备箱。

  十一月份的朝南已经进入深秋,兴许没多久就要下雪了,所以下了车明显感觉到寒风习习,卫笙不禁都裹紧了衣领。

  上了车,卫解放坐在前面,杨立春与卫笙坐在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