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史 >

二十岁的花祭

2017-02-14 消息来源:

二十岁的花祭
  如果不是在戒毒所见到她,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个脸上略带清纯的女孩竟有了四年的吸毒史,刚刚二十岁的她,眼睛里显示出与她年龄不相符的狡诈和成熟,这样的年龄,本应该在校园里开心的读书,她却因为吸食毒品被强制戒毒两年,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要在高墙内度过。
  提起往事,我从她眼睛里看不到丝毫的悔恨,面对我的提问,她侃侃而谈,仿佛在诉说别人的故事。她的家在豫南一个小镇上,从她出生,就是父母的宝贝,五岁那年,父母为了生计,从豫南辗转到豫西三门峡来打工,也把她从那个小镇带到了三门峡市,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异乡生活,作为娇女的她也开始在这个城市上学,一直到她十三岁。
  进入初中后,开始的她只是由于学习成绩不好而厌倦学习,而后开始叛逆,对父母的叮嘱感到厌烦,放学不愿意回家,直到她认识了一个社会上的“哥哥”,才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那时候的她开始逃学,天天和所谓的哥哥在一起,那个哥哥带她到KTV工作,教会了她喝酒。抽烟,并提供给她零花钱,含辛茹苦的父母经常在劳累一天后,在市区各个网吧、饭店找她,找到后就把她带回家,从开始的苦口婆心劝说到后来的拳脚相加,最后一次,彻底失望的父亲把她狠狠打了一顿,当天晚上,她从家里再次跑出来,毫不犹豫的投进哥哥的怀里。虽然她知道那个哥哥有家有孩子,她感觉哥哥是爱她的,她认为哥哥有能力保护她,能给她安全感,在她没地方去的时候,那个哥哥带她去宾馆开房间,在她没有钱的时候,哥哥能给她几十元零花钱,在她和同学发生矛盾的时候,哥哥能挺身而出,带领社会的混混为她撑腰出气。在那四年间,哥哥在床上教会了她吸毒。,
  2012年9月的一天,她心中的大树倒了,哥哥锒铛入狱,她的生活开始在市区漂泊。虽然就在同一个城市里,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回家。在她的心里,她自己能养活自己,她开始沉迷于网络游戏,混迹于网吧宾馆。对毒品的需要让她丧失了一个女孩子的自尊和廉耻,为了一晚上宾馆的房间费,为了一次几十元的毒品需要,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和比她父亲年龄还大的男人上床,在身无分文的时候,她躲在火车站,马路边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在玩游戏的时候,她可以两天两夜不吃饭不睡觉。对毒品的依赖让她忽略了一切,每天的花销至少二百元以上,她周旋于十多个男人中间,就为了获取稳定的毒资,直到进到戒毒所里,她才想起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家了。面对铁窗,她没有反思自己,反而是埋怨民警,埋怨社会,埋怨和她交往的男人。只有在说起她的爸爸妈妈的时候,我能从她眼睛里看到一丝懊悔,虽然她故作坚强,强忍的泪水却出卖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