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 >

河南荥阳 农民被逼上楼近万村民签字反对

2018-06-25 消息来源:

  本网讯  早在2013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指出“不提倡、不鼓励在城镇规划区外撤并村庄,建设大规模的农民集中居住区,不得强制农民搬迁和上楼居住”。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也多次指出“尊重农民意愿,不得搞行政瞎指挥”,让“农村和谐稳定、农民安居乐业”。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要禁止的事,在河南省荥阳市当地政府却把中央精神和法律当耳旁风,一个临时指挥部就把王村镇的王村和房罗村上万村民搞得鸡犬不宁,要把两个村庄上万村民先赶走,2年半后回来上19层高楼,人心惶惶,形势逼人;无奈,近万村民签名以示抗议。

 

 

    威逼拆迁形势逼人 数千村民签字反对

从今年4月下旬突然一纸拆迁公告,让河南省荥阳市王村镇的王村和房罗两个村子近万名村民就没有过上一天安稳日子。到了5月份一个落款为“王村镇中心镇改造暨红酒小镇建设指挥部”(后简称指挥部)的安置公告彻底打破了这里平静的生活。

指挥部公告指出,房屋面积以200平方为基数,1:1置换新房,老房超过200平小于270平的,每平方补偿680元,超过270平方的不再补偿;只有每平方300元的拆工费给拆迁施工方;30个月完成安置,过渡费补偿每人每月220元房租,100月生活补贴;宅基地补偿也非常苛刻。

安置补偿公告一出在两个村子立刻炸了锅。

“事先谁征求意见了,这是强干呀!”

“去哪里租房?农村不比城市,这么多农具、家具咋办?上高楼了吃啥,喝啥?”

“腾出来的地还是我们集体的,给谁了?项目批准文件在哪里?红酒小镇是做啥的,看不懂!”.......村民们一股脑能说出一大堆疑问。

村民介绍,尽管大家一致反对,指挥部还是技高一筹;一支由镇政府工作人员和社会闲杂人员组成拆迁动员队伍天天光顾,同时责成村组干部每人要动员10户拆迁。接下来发生在身边的一幕幕让人心寒。

有个组干部签了搬迁协议时候有个要求,孩子马上要结婚了,签过合同后举办完婚礼再搬走;可是刚签完合同还没来得及为儿子办婚礼,拆迁队伍就开着钩机捣毁院落,该组长5天了没有完成一户拆迁任务被免职。

王村有位女村民阻挡钩机遭到镇人大主席王帅、副书记丁向峰、部门主任任伟斌和社会闲杂人员殴打。王村一尹姓小伙子因阻拦强拆被镇政府工作人员强行带走18天至今没有音信。

一串串事件让村民彻底愤怒了。

“不同意,坚决不同意”,于是两个村子几乎每家都在公开场所签名反对,场面壮观,几天后被人撕毁。

            

图片说明 落款为一指挥部的临时机构成了拆迁单位

                            

 

     图片说明 近万名群众签名表达民意(图为部分签名)

 

 

 

图片说明 政府工作人员与社会闲杂人员同时出现在拆迁现场

 

  图片说明 王村尹某被政府工作人员强行塞进警车

 

图片说明 女村民遭政府工作人员围殴

 

 

        

    图片说明  刚刚发出的公告看来强拆就要升级了

 

没有安全感 成为村民最大担忧

 “如果说有好的项目,目的是让村民富起来,先安置好群众,我们也不是不愿意。现在是我们看不红酒小镇是干啥的,群众生计咋办?未来村民的出路在哪?”这几乎成了所有村民的疑虑,也是造成抵触拆迁的原因。

  据村民介绍,荥阳市王村镇的王村和房罗村距离城区并不近,前年开通的沿黄河快速路西通巩义,东连郑州,这让他们村逐渐受到关注,耕地逐渐流转出去。多年来这里逐渐形成的机械加工、游乐设施制造,小工厂就有百十家,让不少村民不出村就可以打工,基本生活无忧。

 正当大家看到希望时候,突然通知要搬迁改造。

 “把大家赶走,今后上楼这里形成的传统产业怎么办,村民生计怎么安排,这些都是头等大事。不安置就把人赶走,不但违背政策,也没有考虑现实;农村不比城市,就是给的过渡费再多也不好租房子,指挥部给出的条件没有一个是村民可以接受的,或者说政府根本没有考虑村民利益和生产生活问题。”不少村民担忧。

   还有村民介绍,6年前房村有个组由于修路被拆迁走,至今没有安置,四处流浪。

 “整个拆迁没有政府文件,项目仅仅凭个规划图,指挥部又是个临时的,协议与一个临时指挥部签订到时候找谁说理去?把村民当傻子了。”“政府工作人员动用社会闲杂人员组成的指挥部工作人员,群众能信任吗?”“镇政府如此冲锋陷阵忙于拆迁恐怕没那么简单,是不是背后有巨大经济利益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村民们满腹疑虑。

前不久,两个村子数十位村民委托律师向国土资源厅和荥阳市公安局发出了律师函,对这次拆迁合法性做出了质疑和提出保护申请。“我们会依法维权,智慧维权,下一步还会向上级纪检监察部门逐级反映,相信有党的领导和法律保护,农民有底气会越来越好村民们很有自信。

          法律专家 乡村改造首先尊重农民意愿

 

   赶农民上楼,不仅是违反自然规律,还违背中央政策、国家法律,饱受诟病。最近发生在河南省荥阳市王村镇的事件河南省著名律师刘培强发表了看法。

刘律师认为,王村镇赶农民上楼不属于征地拆迁,不管征收集体土地还是国有土地首先要由政府批准项目,这里显然不是。王村镇这起拆迁属于村庄改造,既然是改造就是想向更好处发展,比现在生活质量更好,生产条件更好,不然就没有意义;既然是改造就必须是在村民自愿基础上。从村民反映来看显然当地政府背离了这两个前提条件。刘律师还说,村民法律意识很强,遇事懂得聘请律师依法维权值得肯定。如果这两个村所腾出土地建设其他项目,就必须经过相关部门批准,完善占用集体土地审批手续,不然就是违法,甚至是犯罪;在目前依法治国大环境下不按照法律办事会付出更大代价。

事态发展本网将继续关注!

  编后语    民意撕不毁

群众反对强拆,签字表达诉求,反被人撕毁。

人民日报曾严厉指出乡村振兴不一定要整村拆迁、另起炉灶,也不是一味追求乡村和城市一个样。农村千村千面,有的特在文化,有的特在生态,有的特在产业,不能千篇一律建楼房。既要尊重乡村特色,又要遵循发展规律,把农民生活、农村风情融合起来,真正让农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今年以来,习总书记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实现乡村振兴,要根据各村实际特点,寻找适合自己的产业。

河南省荥阳市王村镇机械加工是传统产业,不少村民不出村就可以打工,一家人可衣食无虞。这里紧邻黄河,快速通道缩短了与城市的距离,当地政府若真的为群众考虑何不顺势而为?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壮大。农村要振兴,农民愿不愿搬,搬到哪儿,应该让农民自己说了算,政府应分类解决好农民的多元需求。要以科学规划引导,既要集约、节约用地,又要更好提供公共服务,提高农民生活质量。要有产业支撑,让农民有稳定而持久的就业,切实让农民有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

当地政府可能出于办好事,想让两个村子更好,既然是办好事就更应该多往农户跑跑,多听听他们意见,把好事做好做实;百姓心中都有杆秤,万不可剑拔弩张,损害群众利益换取政绩,那样来的政绩早晚会出事。

     表达民意的签字纸可以撕毁,民意撕不毁。 

来源:http://www.rmxwtxs.com/newsx.asp?id=98188